领导讲话 总结报告 演讲致辞 各类材料 党团辅导 常用公文 学术论文 学校用文 文秘知识 心得体会 事迹材料 年终总结 述职述廉 征文演讲


位置: 莲山课件 >> 公文 >> 思想汇报 >> 正文

10月份思想汇报

(编辑:佚名 日期:2018-10-12)

10月份思想汇报

敬爱的党组织:

谈谈我最近读的三本书吧。

第一本:南非作家库切带自传性的小说《青春》。库切是200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我是冲着他的声名去阅读的。《青春》的阅读不是一次文学营养的汲取,而是一次对文学名家私人生活的探秘,而探秘的结果是一次惊吓和惶恐。《青春》让我很容易联想到林白同样是自传性的小说《一个人的战争》,同样地,除了对林白文笔精微细腻惊艳的赞叹之外,面临的同样是对作家私人生活经历所感到的惊吓和惶恐。同样地来自网上的一则新闻的惊吓和惶恐是:文学青年卖身出书。这三次惊吓和惶恐伴随着同一个令人怯弱的身份词汇:文学青年。这个词汇后面潜隐着一种生活,这种生活后面潜隐着一堆幽暗的词汇:孤独,幽闭,空茫,痛苦,游移,彷徨,贫瘠,自怜,孤傲,矛盾,纠结,困顿,昏暗。这个印象或结论让我有点不寒而栗,一直以来我希望自己能够小心翼翼地避开这样的生活陷阱,避开那个苦闷的文学青年形象,但是我发现自己在朝那个危险的境地步步趋近,尽管脚步蹒跚,目光游移。

 第二本是徐星的《剩下的都属于你》。徐星最负声名的小说是《无主题变奏》,这是他的成名作,代表作,但此后似乎销声匿迹,不再受人关注。徐星的《剩下的都属于你》,让我联想起一个人和一本书,那就是被称为痞子作家的王朔和余华的新作《兄弟》。王朔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影响很大,他最突出的两点:一是语言风格上的京痞腔调,那种特有的说话方式,幽默又带着聪明油滑,正话反说带来反讽;二是他对知识分子毫不留情的批判,嘲笑,认为他们最为虚伪,又要当婊子又想立牌坊,自己争名夺利什么阴招都使得出来一边又道貌岸然满口仁义道德,王朔最为嫌恶的就是中国文化中的虚伪。由徐星联想到王朔是因为《无主题变奏》是最早的京痞腔调的青春小说,而王朔是这种小说的发扬光大者,后来居上影响了当时很大一部分中国人。由《剩下的都属于你》联想到《兄弟》,是因为两者都在表达一种对社会的愤怒,对当下的指斥,但是同样地,因为他们都在面对一个极其庞大而复杂的对象进行写作,因此不管作品本身如何洋洋洒洒,厚重驳杂,相对于它所抒写的对象而言都显得粗鄙,渺小,简陋,单薄。况且即使与同类作品相比较,这两本书也都显得有失水准,他们所使用的逻辑过于简陋省事而粗暴,以致它的深度只能在一个刻度上停留,而无力再往下挖掘。

 第三本是韩少功的《马桥词典》。韩少功是“寻根文学”的发起者和引领者,他也是一个学者型的作家,理论和学识修养十分地丰厚。《马桥词典》是一部受到专业评论家认可和称许的小说,一者它开创了一种小说书写的新形式,二者它具有十分丰富复杂的内涵。《马桥词典》是韩少功做知青时下放马桥弓这个山村的经历的回忆性书写,但与众不同的是,他没有把这段经历写成一个常规的知青下乡的个人性经历的故事,韩少功的思考个性及深厚学识给这段经历的书写套上了一件语言学外衣,并同时用他的思考和学识增加了这段平凡经历的不平凡内涵。《马桥词典》,选取了马桥弓特有的方言为书写的切入点,这显示了韩少功对语言学的兴趣和敏感及对语言本身的深入思考和重视。特有的方言是对特殊的地域,生活方式,思想观念,历史文化的承载和浸固,是地域历史流变的时间外壳和遗迹。从马桥的方言出发,我们能看到了马桥特有的生活形态,生活观念及马桥人的日常生活与文化反应,看到他们对外来文化特殊的态度与处理,转换方式。在泛国际化趋势的今天,韩少功述写了一个偏远,孤寂而自足的山村,让一段历史在凶猛的主流话语的冲刷之下得以留存,从而为文化发展留有一条狭窄的后路,也显示了韩少功的文化怀旧心理及对传统的部分认同,这也符合了他“文化寻根”的立意之一。

 PS:关于徐星《无主题变奏》是否最早的京痞青春小说,其实我不清楚,只是看别人的提及中好像有这个意思,这个小说我还没读过所以不确定。王朔与徐星的最大相似之处大概更在于对虚伪虚妄的指斥和愤恨。



相关公文:

没有相关文章

上一篇: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